主页 > 八卦情感 >

沈宏非:写情感专栏要永远有一颗八卦的心(图)

编辑:凯恩/2018-11-14 18:31

  新《婚姻法》司法解释会给现在准备结婚的年轻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职场遭遇潜规则怎么办、剩女被逼婚怎么解决……时光倒退两三年,怕是很少有人去问沈宏非这类问题,而是会问:“沈爷,又吃到什么好东西了?”

  沈宏非最著名的头衔是“美食家”,曾在多家报纸杂志开设美食专栏,被坊间尊称为“食神”,其著作《写食主义》《食相报告》《饮食男女》等均大受欢迎。两年前,当沈宏非的名字出现在某杂志的情感问答专栏时,曾有人怀疑不过是同名同姓者,然而,嬉笑怒骂的行文风格和“料理文字”的娴熟手艺,分明带着“沈爷”的风格。

  沈宏非:一问一答,问的必定是低的、答的必定就是高的吗?警察和律师,也会向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不断地发问,那个时候,又是谁高谁低呢?相比之下,万峰老师倒真的一直都是“高”的,因为他习惯于抢占住一个道德制高点,把你臭骂一顿了事。而我的道德底线,往往是最低的。这个活对我来说,其实就像是处理人民来信,接待“男女关系”信访人。这种事,其实我也算熟练工,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我就在各种主流媒体的信访部里负责过对“人民来信”的处理。

  沈宏非:这句话是网上抄来的,不是我原创。之所以用在封面上,只是为了卖书。至于厚不厚道,我以为,鉴于来信人百分百都是匿名,没人知道他是谁,所以并不存在这个问题。这就像美国机场的最新安检措施,虽然X光能透视人体各处,但能看到X光的人,坐在看不到被检人的办公室里;和被检人面对面的安检员,却看不到X光成像。

  沈宏非:绝不能。我自个儿的感情问题都还没解决呢。写这个专栏,一半是“光顾着高兴”,另一半就是“光顾着凑字数交稿”了。从媒体的本质来说,这种情感问答与其说是为了替人排忧解难,不如视其为提供给广大受众的一个“节目”。所以,广电总局曾经质疑《非诚勿扰》是不是真的是一档要帮人找对象的“生活服务类节目”,我想,这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沈宏非:电视台的工作方式我不太了解。不过,大部分的情感故事类节目,首先应该是一个节目,是一个“秀”。如果电视台没有事先声明那只是“情景再现”,感觉就不太厚道了。我觉得,这可能是因为就连电视台自己都没想到,原来还真有那么多观众把它们当成真事啊!

  沈宏非:不管是写饮食还是写情感,我都是一厢情愿,瞎猜一气的,也就是基本上把自个儿当成一个写小说的、说书的算命的也成。我不能算是情场老手,也就结过一次婚,生过一次小孩,不过,对付你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就绝对是老手中的老手了。写饮食,就总有人问“你是不是很会烧菜啊”,并且对我不会烧菜表示高度不理解等等。其实,如果厨师相当于电影导演,写饮食,充其量就是个写影评的。影评人大都不会拍电影,也可能他们一直都坚信自己能拍,但他们拍出来的电影,你要看吗?

  沈宏非:这个我很理解,也深表同情。至于我个人,对于任何读者通过任何方式给我发来的问题,都义无反顾并且兴高采烈地表示热烈欢迎。这倒也不是因为我身体比他们好,精力比他们足,主要是因为他们是专业的或者压根儿就没把自己当成业余的,而我则一直都是业余的,玩票的。

  沈宏非:大概是1978年或者1979年,我用“沈宏菲”这个本名写稿,就有很多男读者写信来,好像还对我有意思。为免误会,就改成了这个不太女性化的。改了以后,很见效,男读者不再来信了,不过女读者也不来信了。

  沈宏非:有。在上海某新开川菜馆的麻婆豆腐里,居然吃出了动物的脑子!这个“豆腐脑”的感觉很奇妙,非常之七荤八素。遗憾的是,假扮成豆腐潜伏在那一碗麻婆豆腐里的那东西,分量貌似多了些。也就是说,如果天津站里潜伏着十个余则成的话,那个戏也就没啥看头了。如果和豆腐的比例可以调到一比十,嘴里的惊喜必然暴增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