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八卦娱乐新闻 >

歷史、記憶與認同——儀式傳播視角下的《國家寶藏》解讀

编辑:凯恩/2018-09-06 12:52

  象征符號是儀式的基本組成部分,國寶作為文物,其本身也是文化符號的一種,是歷史與文化的遺存和見証。在《國家寶藏》節目中,文物和文物的故事被“轉化成一種符號用以對一種共同性進行編碼,在這個過程中起關鍵作用的並不是媒介本身,而是其背后的象征性意義和符號系統”[4]。依托博物館的文化底蘊,以跨越時空限制的國寶故事,喚醒中華民族共同的文化記憶。通過在媒介事件中回憶文化的方式,構建一種“象征意義的體系”,從而達到延續文化認同和傳承文化的目的。文化認同即文化身份,是對本民族文化身份和地位的自覺和把握。在當今社會,每個國家和民族都面臨著文化認同的問題,“建立文化認同是社會整合機制之一,它對中華民族建立較為統一的文化價值觀、提供社會動員的意義,緩解日益強烈的社會分化顯現出重要的價值”[5]。集體的認同感是一種關於社會屬性的群體意識,是通過共同的象征系統而被促成的。《國家寶藏》的文化“象征意義體系”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

  雖然當今社會生產力水平遠遠超過這些國寶誕生的年代,但是工匠精神不會隨著時代的更迭而失去它的價值。在節目中,中國畫顏料制作傳承人仇慶年先生以《千裡江山圖》為例,現場為觀眾演示了從石頭到顏料的繁復的制作過程,稀缺的原材料需要在艱苦的自然環境中不斷尋找,而后經歷分離雜質、研磨、漂清的步驟。其中研磨的步驟需要連續20天,每天研磨8個小時以上,才能達到作畫需要的細度。用這樣的誠心之色完成的畫作,歷經千年而不朽,不僅展現了中華民族的細致入微,更展現出泱泱大國的氣勢恢宏。如果各行各業的制造者皆擁有一顆“匠心”,將工匠精神作為一種行業的理念和准則,必然是打造“中國制造”品牌的不二助推凤凰彩票(fh643.com)力量,恰如節目中所說的“若中國商人都有這種情懷,國貨復興,指日可待”。

  [5]張兵娟.全球化時代:傳播、現代性與認同[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10:89.

  [本文為2016年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中國禮文化傳播與認同建構研究”(項目編號16BXW044)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關鍵詞】儀式﹔歷史﹔文化﹔記憶﹔認同﹔傳承

  [6]揚·阿斯曼.文化記憶:早期高級文化中的文字、回憶和政治身份[M].金壽福,黃曉晨,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146.

  三、結語

  (二)喚醒記憶:為文化認同搭橋梁

  (二)文化符號與國家形象的“自塑”

  用舞台劇的形式演繹國寶的“前世傳奇”,是《國家寶藏》節目的特色之一。文物是歷史的見証,在以文物為主題的演繹中,觀眾形成他們與其他人的認同感、歸屬感,反映出民族的共同記憶。在越王勾踐劍前世傳奇的演繹中,演員段奕宏化身“劍靈”,以不同於以往的視角,帶領觀眾重溫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的故事,觀眾得以又一次見証滄海沉浮的亂世春秋,體驗著“天下第一劍”越王勾踐劍的故事意義,感受著對歷史和文化理解的情感刺激,隨著舞台上故事意義的不斷加深,而得到進一步的心理滿足。此外,節目的舞美設計和特效應用皆精美、大氣,富有科技感和文化的厚重感。例如在國寶婦好鴞尊的“前世傳奇”中,祭祀台和古戰場的模擬畫面色調濃郁、風格逼真﹔而在《千裡江山圖》的展示中,利用模擬技術,讓大屏幕上畫作中的帆船行在江中,細節把控十分到位﹔在良渚文化的代表文物玉琮的故事中,舞台與屏幕共同營造出磅礡的視覺效果和故事氛圍。在“前世”和“今生”的故事之外,文物專家和各大博物院院長的講解,以及富有張力的舞台設計,全方位展示了國寶們的形與神,做到了《國家寶藏》節目開篇主持人張國立說的“讓國寶活起來”。

  國寶守護人宣讀凤凰娱乐(fh643.com)的誓言各有不同,但守護歷史是其共同的主題。守護歷史就是在保存民族文化記憶,使中華文脈綿延不絕。《國家寶藏》中有關守護的“今生故事”使人動容,潘達於先生在亂世之中歷經艱險,想盡辦法保護大盂鼎、大克鼎等鎮國之寶,解放后又將數百件文物捐贈國家,並且拒絕了上海博物館的現金獎勵,她在信中寫道:“竊念盂、克二大鼎,為具有全國性之重要文物,極宜貯藏得所,克保永久。誠願將兩大鼎呈現大部,並請撥交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籌備之博物館珍藏展覽,蒙政府賜予獎狀舉行典禮已深榮幸,今又蒙頒給獎金,萬不敢再受隆施。”20世紀80年代重啟工作的中國古代書畫鑒定組,平均年齡超過66歲的大師和學者們歷時8年,跨越2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走進208個書畫收藏單位,為6萬余件文物正名,鑒千古書畫,正中華文脈,楊仁愷先生更是為后人留下文物鑒定的百科全書。正是由於有這些始終致力於保護和尋找散失國寶的有志之士和求真務實、治學嚴謹的文物鑒定者,以及數代文博工作者的悉心守護,才使中華文脈流傳至今,這是留給后人的最寶貴的遺產。

  參考文獻:

  一、多重演繹構建“記憶的場域”

  《國家寶藏》以紀實的形式講述國寶的“今生故事”,每一件國寶背后都有一個當代紀實故事,守護與傳承是“今生故事”的兩大主題。日本侵華戰爭時期,為了避免文物遭到戰火的洗劫,故宮人冒著危險將一萬三千箱國寶南遷,歷時十六年,輾轉上萬裡,途經大半個中國,歷經磨難,最終又將上百萬件國寶送回到故宮。在故宮博物院工作的梁金生先生的高祖、曾祖、祖父和父親也都先后就職於清宮和故宮博物院,百年的時間,梁家五代人見証了文物滄海浮沉的故事,也參與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文物保護的奇跡,並且守護它們至今。同樣來自故宮博物院的陶瓷館講解員張甡號稱是“問不倒的講解員”,瓷器館的每一件文物,他都能夠如數家珍,為每一個參觀者解疑答惑,普及瓷器的歷史故事和燒造工藝。以他為代表的故宮志願者講解員團隊,雖然來自各行各業凤凰娱乐(fh643.com),但都把講述悠久燦爛的中華文明作為自己最寶貴的精神財富,用一腔熱忱詮釋著每個中華兒女傳承文化的責任。

  (一)“前世傳奇”:歷史與想象的表演

  節目中說到文物是我們民族的共享記憶,包含著中華民族最初的美、感動和信仰。“經過共同的語言、共同的知識和共同的回憶編碼形成的‘文化意義’,即共同的價值、經驗、期望和理解形成了一種積累,繼而制造出了一個社會的‘象征意義體系’和‘世界觀’”[6]。《國家寶藏》通過“現時化”的重復和再現,讓我們欣賞和了解了各大博物館珍藏的國家寶藏,從物質、文化、藝術的角度為觀眾解讀大國重器。正如故宮博物院單霽翔院長所言,九大博物館推選的不同歷史時期的文物,承載著華夏文明的宏大敘事,在數千年文化積澱下,我們應當通過對文博的探索,獲得對自身文明的自信。

  (二)“今生故事”:守護與傳承的紀實講述

  從修身的維度看,雲夢睡虎地秦簡以小見大,見証了流傳數千年的契約精神和法治精神,在一個偉大的時代,必然有更多像秦朝地方小吏“喜”一樣兢兢業業的小人物,不僅實現了個人的價值,也能夠為社會貢獻自己的力量。從治國的維度看,曾侯乙編鐘反映禮樂之治,樂有八音:金、石、絲、竹、匏、土、革、木﹔人有八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禮記·樂記》中有雲:“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個人的守則與社會的秩序都遵從“禮”的約束,和諧有序才能奏響盛世樂章。從世界觀的維度看,長沙窯的海上絲綢之路,輸出了中國制造的文化標簽,對外貿易的昌盛和發展幫助我們將中國文化傳遞到五湖四海。這是盛世的氣度,更是在今天的世界形勢下,對今人的發展啟示。

  國寶作為文物,它的誕生和流傳皆源於文化而反哺於文化,作為一種文化象征符號,它能跨越時空的限制,不僅僅為今天的人們所欣賞和收藏,更能提供一種向心力,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代命題。浙江博物館推送的國寶玉琮,見証了中華文化的起源,它印刻著中國人以悠久的歷史和博大的文化造就的信仰。談到中華民族文化符號的內涵,無論如何離不開儒學“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追求,這也是在國家形象建構過程中,形象與行為“自塑”的三個重要的維度:

  [4]揚·阿斯曼.文化記憶:早期高級文化中的文字、回憶和政治身份[M].金壽福,黃曉晨,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144.

  [2]揚·阿斯曼.文化記憶:早期高級文化中的文字、回憶和政治身份[M].金壽福,黃曉晨,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12.

  (一)守護歷史:給文化傳承以力量

  國寶是文化認同的符號,更是一種文化延續的象征,是我們民族發展的最好証據,是民族文化血脈中燦爛的一筆。《國家寶藏》構建的“記憶的場域”使中華文明得到了更好的解讀和呈現。文物是傳統的載體,文化傳統的維系是文化認同的重要環節,《國家寶藏》為觀眾提供了記憶與文化的聯系。在時代的浪潮中,如何保存本民族的文化記憶,維系民族文化血脈,《國家寶藏》從傳播的角度為我們提供了一種范本,在節目中,電視的儀式傳播與傳播內容的儀式化相結合,大大提升了傳播效果。同時,它緊扣“傳承歷史、喚醒記憶”的主旨,講述歷史、解讀國寶,著力在文化節目中增加娛樂性,讓穿越歷史長河的國寶活在當下,活在今天,讓國寶所蘊含的文化價值聯系起過去、現在和未來,也串聯起每一個中華兒女的赤誠之心。

  《國家寶藏》節目共九期,每期講述同一個博物館推選出的三件國寶的前世今生,依托厚重深沉的文化底蘊,一共有27件“大國重器”展現在觀眾眼前。《國家寶藏》通過節目內容與形式的精妙設計,以國寶的“前世傳奇”“今生故事”和對文物所蘊含的文化意義的儀式性總結和表達,為觀眾構建了一個氣勢磅礡又意義深遠的歷史與文化的“記憶的場域”。

  《國家寶藏》是中央電視台與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館、河南博物院、陝西歷史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浙江省博物館、遼寧省博物館九大國家級重點博物館合作的大型文博探索節目。它於2017年12月在中央電視台綜藝頻道播出,每期以一個博物館為主題,推選出館藏的三件國寶級收藏品,由影視明星演繹的“前世故事”和紀實的“今生故事”串聯起收藏品的前世今生,展示了在歷史長河中不朽的藝術與文化,解讀了中華文明的精神寄托,啟迪了觀眾的文化自信。它被看作是2017年綜藝節目的黑馬之作,被網友稱作是“清流”綜藝,在播出后獲得了口碑與收視的雙贏。

  “儀式傳播並不是為了傳遞信息,而是為了傳遞一種特定的情感,是對‘想象的共同體’的建構”[3]。在國寶曾侯乙編鐘的故事講述后,守護人王剛、譚軍以及武漢音樂學院青年編鐘樂團宣讀守護曾侯乙編鐘、守護歷史、守護華夏正音的誓言,將曾侯乙編鐘所代表的禮樂文化和歷史價值,以及對鑄造者的敬畏之心,音樂人譚軍對編鐘的守護之心以及青年編鐘樂團帶給古老編鐘的朝氣,升華到守護華夏正音的當代使命,促使人們想起禮樂中國的強大文化意義。通過儀式這種傳承形式,讓文化意義保持鮮活性,讓編鐘雄渾而浪漫的千古絕響回蕩在每一位觀眾心中。

  (作者為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2015級戲劇影視學碩士生)

  來源:《新聞愛好者》

  《國家寶藏》是一個具有豐富“儀式感”的電視節目。經過節目制作者的精心策劃,使觀眾感同身受,營造出使人身臨其境的氛圍。《國家寶藏》通過對作為文化符號的文物和文物故事的展演,不僅提升了觀眾對本民族文化價值的認同,也為觀眾提供了一種心理力量,凝聚人們共同的情感,有助於社會秩序的整合與恢復。《國家寶藏》制片人、總導演於蕾說:“我們這次把紀錄片和綜藝兩種創作手法融合應用,屬於全新創制的‘紀錄式綜藝’,它以文化的內核、綜藝的外殼、紀錄的氣質,創造一種全新的表達。”[1]

  二、以國寶構建文化認同的“象征意義體系”

  相比較於以舞台劇形式展示國寶的“前世傳奇”,以紀錄形式展示的“今生故事”更加真實可感,如果說“前世傳奇”給觀眾描繪的是節目制作者基於歷史為觀眾創造出的想象世界,那麼“今生故事”向觀眾展示的就是由正在發生的事和人組成的現實世界。紀實的手段是一種具有強烈說服力的影視語言,它使觀眾如同置身其中,仿佛自己也化身為國寶的守護者。以國寶文物為橋梁,演繹和紀實二者相得益彰,共同為觀眾譜寫關於華夏文明的樂章。

  以首期節目“紫薇星之城”為例,石鼓是故宮博物院推選的國家寶藏之一,被譽為“中華第一古物”,石鼓的表面篆刻著由大篆向小篆過渡的一種文字,是漢字演進過程的活化石。節目通過司馬池父子守護石鼓的前世演繹,以及梁金生家族從抗戰時期守護石鼓至今的故事,向觀眾講述了石鼓顛沛流離的命運,以及中華兒女守護文脈的決心與勇氣。歷史是文明的軌跡,文物是歷史的見証,今天的人們守護歷史、守護國寶,其實是在見証和保護數千年文明發展的遺存,是對中華文脈的傳承和延續。

  [1]央視啟動《國家寶藏》打造文化年新高度[EB/OL].http://ent.news.cn/201708/23/c_1121526649.htm.

  (一)物質文明鐫刻工匠精神

  文物是技藝精湛的匠人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這當中不僅包括構思精巧的作品和技藝,還包括專注於一件事,盡職盡責、精益求精的理念。《國家寶藏》展示的種種國寶,無論是以曾侯乙編鐘、雲紋銅禁等為代表的青銅器鑄造工藝,還是以各種釉彩大瓶等為代表的瓷器燒制工藝,以《千裡江山圖》《萬歲通天帖》等為代表的書畫作品,還是以萬工轎、蓮塘乳鴨圖為代表的日常用品,無一不彰顯著古代中國的工匠精神。被稱作“瓷母”的各種釉彩大瓶,燒制於乾隆年間,是對中國古代陶瓷技術的提煉與整合,是技術上的集大成者,這件釉彩大瓶有十五個裝飾層,一共十七種不同的釉彩,每種釉彩需要的溫度各不相同,在清代的生產力水平下,完成這樣一件作品實屬不易,但是窯工們仍然用耐心、智慧和經驗完成了這件傳世之作。

  毫無疑問,《國家寶藏》對文化的“展演”相當到位,它以博物館的文化底蘊為依托,用文物銜接古今,以庄嚴的宣誓儀式和大氣的舞台特效烘托文化氛圍。生動的歷史小話劇和紀實故事講述了27件國寶的前世今生,歷史的演繹、記憶的喚醒、認同感的塑造,層層鋪陳、環環相扣,喚醒了每位觀眾心中關於中華民族共同的文化記憶,有助於塑造文化認同的社會性話語,讓青年一代了解文化傳承的重大責任與意義。

  (三)宣讀誓言:文化意義的儀式化呈現

  “儀式屬於文化記憶的范疇,是因為它展示的是對一個文化意義的傳承和現時化形式。”[2]《國家寶藏》作為一個電視節目,本身就是媒介儀式的一種,就是運用符號交流系統進行社會溝通互動的象征儀式。在其中加入儀式性的表達,宣讀守護人誓言,頒發國寶守護人印信,以觀眾基於節目內容的共同理解和由此引發的共同情感為基礎,達到強化團結、創造價值、激發情感及統一行動的傳播效果。每當國寶守護人來到現場,都要先將國寶守護人印信放入現場環形高台的中央,傳遞出信念感和儀式感。而宣讀守護人誓言這一儀式,將《國家寶藏》節目的儀式感推演到高潮,以現時化的形式展示出對國寶文化意義的傳承,給每一件國寶的故事畫上圓滿的句號。頒發國寶守護人印信、將印信放入高台中央、嘉賓宣讀守護人誓言這些環節的設計具有高度文化認同價值和情感凝聚價值。

  而另一些年輕的團隊和個人,也讓我們看到了傳承的希望之光,陝西歷史博物館的壁畫修復師傅們的工作精細程度如同手術,因為每一刀都觸及歷史,不僅需要一雙巧手,還需要無盡的耐心與責任感。青年修復師對師父技藝的傳繼,不僅在技藝,更在匠心。航空發動機渦輪葉片制造的秘密,繼承了2000多年前雲紋銅禁制造的基因密碼,用和失蠟法一樣的技術制造精密零件。老祖宗的智慧讓吳慶輝這樣的科研人員感懷頗深,立志通過對現代大國重器的研發,幫助國家更強大、更繁榮。

  [3]張兵娟.全球化時代:傳播、現代性與認同[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10:75.

  【摘要】央視綜藝節目《國家寶藏》與全國九大博物館合作,以文博探索為主題,立足於悠遠深長的中華文明底蘊,以表演和紀實相結合的手段,講述國寶的“前世傳奇”與“今生故事”。從儀式傳播的視角來看,它找到了電視節目娛樂性與文化價值的平衡點,為當下的電視節目提供了一種新的思路,是電視儀式傳播與傳播的儀式化相結合的范例。通過電視文化的傳播,解讀中華文明的歷史遺存,喚醒文物蘊藏的文化記憶,構建文化的象征意義體系,彰顯文化認同與文化傳承的時代價值。